主页 > 产品网站 >奇异遭股价之乱,再度成为「人才培育中心」 >

奇异遭股价之乱,再度成为「人才培育中心」

时间: 2020-07-01 浏览量:394

奇异遭股价之乱,再度成为「人才培育中心」

「台湾之光」台积电市值继超越英特尔(Intel)之后,无惧张忠谋宣布退休,持续力争上游,又再超越美国综合工业大厂奇异(GE)等知名企业,不过,奇异之所以遭台积电超越,除了台积电往上挺升以外,奇异本身也要负一半责任,因为 2017 年以来奇异股价一路走下坡,从每股 30 美元以上,跌至 10 月 12 日收在 22.96 美元,来到 2 年来的股价低点,导致市值在 2017 年大减近四分之一,约 700 亿美元。

刚交棒的前执行长杰夫‧伊梅尔特(Jeff Immelt)在股价表现不佳的情况下成为众矢之的,事实上,伊梅尔特之所以交棒,除了自 2001 年上任至今已久,主要原因还是投资人对奇异股价表现不满,认为奇异从伊梅尔特 2001 年接任以来,奇异的股价表现远逊于大盘,尤其是同业汉威(Honeywell)、联合技术(United Technologies)股价热腾腾,奇异却是 2001 年以来道琼成分股中表现最差的股票之一。

四不像的奇异资融

然而,这样的「股价管理」观点对伊梅尔特来说恐怕并不公平。伊梅尔特接任前的魏尔许(Jack Welch)时代,奇异相当迎合股市投资者的炒作口味,一边进行残酷的内部竞争性裁员(不论表现多好,后 10% 部门主管都得走人)与缩减不赚钱部门同时,却一边进行大举购併,任内进行 600 起购併案,包括买下 RCA,因此得到旗下的 NBC 电视台;魏尔许更大力强化奇异资融(GE Capital)的地位,把奇异从製造业龙头变为金融控股公司。这些做法成功激发市场的「本梦比」,搭乘网路泡沫的金融激情,在 2000 年时把奇异股价推上将近 60 美元的高峰。

魏尔许固然实现「六标準差」等知名管理手法,但过度短视与功利的竞争性裁员方式,逼迫员工铤而走险做出游走边缘、只求短期冲高业绩,迎合金融市场的做法让奇异成了金融四不像,在在严重扭曲了奇异的体质。更快的「现世报」是,随着 2000 年 3 月网路泡沫开始动摇,2001 年网路泡沫全面崩溃,以及 2001 年伊梅尔特接任 4 天后发生 911 事件,金融市场气氛大反转,奇异股价下跌超过腰斩,但这时魏尔许刚好拍拍屁股走人,由接任的伊梅尔特处理烫手山芋。

魏尔许时代就开始主张奇异需要斩除非核心业务,专注于最根本的竞争力核心,也因此淘汰许多无竞争力的部门。然而魏尔许为了金融市场的想像,进行瘦身主张同时却又大肆购併,更强化奇异资融成为奇异的核心,奇异成为危机重重的四不像,魏尔许自己却在高点离开,带着「六标準差」等响噹噹的管理主张与众多歌颂书籍,成为商场明星人物。

奇异遭股价之乱,再度成为「人才培育中心」

伊梅尔特接任后,一开始也认为奇异资融是个好主意,「有如印钞机,还不用盖工厂」;直到 2008 年全球金融风暴重创奇异资融,才让他顿时明白「出来混总要还」。跨足金融虽然一时风光,但长久进行非本业专长的金融操作,市场风向转变时就成为沉重负担。2013 年事态演变更为不利,美国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(Financial Stability Oversight Council )判定奇异资融为「具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」(systemically important financial institution,sifi),换句话说就是「大到不能倒」的公司,因此必须接受联邦政府严格监控。奇异遭绑手绑脚无法自由配置资产,这下奇异资融不只是沉重负担,还是绊脚石。

在受到这样的沉重教训之后,伊梅尔特更专注推动聚焦核心业务、简化公司组织、一贯化决策流程,积极排除非核心工业部门,分割信用卡部门为独立公司 Synchrony Financial,家电部门售予海尔,最重要的是陆续出售大量奇异资融的资产,设定到 2018 年,奇异营收将有 9 成来自核心工业,只有不到 1 成来自奇异资融。

奇异聚焦核心事业,原本也是魏尔许时代留下来的一贯策略,然而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,受市场环境影响就更大。2014 年中起原物料与油价下跌,奇异核心油气事业部门受到重大影响,2015 年一、二季一度陷入亏损,幸而伊梅尔特积极投资新领域有成,奇异近年来积极发展电力与新能源事业,并积极积极冲刺数位与软体营收,缓和了油气部门的营收下滑,成为拯救业绩的功臣。

魏尔许的风光,由伊梅尔特付出代价,从网路泡沫崩溃的低点,将公司股价重新拉回 40 美元以上,2008 年全球金融风暴引爆奇异资融,又让奇异股价重创跌至 2009 年的低点 7 美元上下,但接下来伊梅尔特又将公司带到 2016 年 30 美元以上,两度接刀的崩跌,抵消了伊梅尔特任期内股票涨幅。然而这些来龙去脉在进行「股价管理」的投资人组织眼中一点都不重要,他们拿着计算机敲敲打打,一算发现 2001 年以来表现落后垫底,那一定是伊梅尔特做不好。

投资人组织不仅要求伊梅尔特下台交棒,强力抨击伊梅尔特任期是「无执行力」、「撞烂的火车」、「十年前就该下台」,大肆批评伊梅尔特所有政策:无视奇异资融已经成为大地雷,称奇异表现不好都是伊梅尔特拆除奇异资融的错;过去魏尔许认为产业界顶多只有一、二名才能存活,大力砍除奇异在市场落后的部门,投资人誉为经营之神,伊梅尔特执行同样动作,包括裁减表现不佳的医疗部门、卖出 NBC 环球(NBC Universal)、家电部门,以及在灯泡市场成为一片血海下砍除照明部门,却被批评为「数典忘祖」,因为灯泡、家电都是奇异的起家老部门。

奇异遭股价之乱,再度成为「人才培育中心」

投资人组织与诸多市场分析师不只落井下石给予无理性的批评,更要求奇异走回大砍成本以挤出获利的老路,在压力下,奇异接手的执行长约翰‧佛兰纳瑞(John Flannery)已经着手诸多节约方案,包括延迟兴建波士顿新总部、停飞公司机队,甚至连主管配车也要砍掉,但投资人组织仍不满意,要求裁员减薪,才是真正的「扣死当」,不顾人才是企业的真正基础,胡乱裁员减薪,往往会严重伤害公司体质。

2017 年以来奇异不受股票市场青睐,但是营收获利并未有真正的大问题。奇异成为聚焦工业核心的企业,虽然在油气部门面临压力,工业物联网的新兴数位工业市场又尚未起飞,虽然衣食面临青黄不接,然而未来仍具良好的市场战略地位;但金融市场短视近利引起的股价之乱,却可能对奇异造成重大打击。

过去奇异就因为选定接班人后其他人选全数离开,而成为其他企业的「人才培育中心」。当年魏尔许有 3 个接班人选,伊梅尔特以外,还有曾执掌奇异航空、照明、亚太区、电力输配、资讯服务部门,以及担任过奇异资融副总裁的金‧麦纳聂(Walter James ‘Jim’ McNerney Jr.),以及曾任奇异电力系统部门总裁的罗勃‧纳德利(Robert Nardelli)。当伊梅尔特获胜之后,两人立即辞职,也马上遭其他大企业网罗,麦纳聂立即被 3M 挖角成为 3M 董事长暨执行长,2005 年再被波音挖角为执行长,至 2015 年交班;纳德利则马上遭家得宝(Home Depot)挖角为执行长,2007 年又成为克莱斯勒(Chrysler)执行长,直到 2009 年克莱斯勒宣布破产。

伊梅尔特交棒时,原本表示奇异高层不会重演历史,不会有太大变动,言犹在耳,高层却一一出走;财务长杰佛瑞‧伯恩斯坦(Jeffrey Bornstein)将于年底离职、执掌电力部门的史帝夫‧波尔兹(Steve Bolze)也在佛兰纳瑞接班后闪电辞职加入黑石集团新成立的基础建设公司、担任过行销长,执掌奇异创新事业部门的副董事长贝丝‧康史托克(Elizabeth ‘Beth’ Comstock),以及担任奇异基础建设部门执行长的副董事长约翰‧莱斯(John G. Rice)也从公司退休。伊梅尔特因股价之乱下台,间接造成了公司高层人才再度大失血。

天上掉下来的礼物

奇异的损失可能是其他企业「天上掉下来的礼物」。过去奇异出产的高阶管理人才,不只有改朝换代时流失的高层,大部分到其他企业后,不像纳德利在克莱斯勒灰头土脸,而是如麦纳聂一样发光发热。

大卫‧寇特(David M. Cote)在奇异服务 20 年,从航空引擎部门出发,日后升职历任各部门,成为奇异家电部门执行长,1999 年离职加入航太与汽车公司 TRW 任总裁与营运长,引进「六标準差」管理,之后升任执行长,2002 年他又当上奇异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的汉威(Honeywell)执行长,带动汉威业绩、股价、市值提升,成为奇异的「对照组」,至 2017 年交班。

史考特‧唐纳利(Scott C. Donnelly)则在奇异服务 19 年,曾任航空部门执行长,2008 年跳槽至德事隆集团(Textron),2009 年成为德事隆执行长,率领德事隆旗下生产轻型飞机及商务喷射机的赛斯纳飞机公司(Cessna)度过商用飞机市场低迷的时刻,赛斯纳自 2013 年起业绩逆势回升。

大卫‧卡亨(Dave Calhoun)在奇异服务 27 年,历任交通、航空引擎、照明,再保险等部门,曾任奇异基础建设部门执行长,掌管 500 亿年营收与 12 万名员工,2006 年成为黑石集团所投资的尼尔森(Nielsen)前身 VNU 集团的执行长,至 2014 年卸任,担任黑石集团私募投资部门主管。

凯文‧麦阿里斯特(Kevin McAllister)从奇异航空部门一路做到奇异航空服务部门的执行长与总裁,2016 年到波音担任商用飞机部门的总裁及执行长;汤姆‧间泰尔(Tom Gentile)曾历任奇异医疗、航空服务部门,以及奇异资融营运长,跳槽到波音最大供应商 Spirit AeroSystems 担任总裁及执行长。

从这些奇异出身的人才开枝散叶的情况来看,这回奇异高层大搬风,再度释放出一批高阶管理人,恐怕又有不少其他企业受益。对奇异来说,长年培养的高级人才流失到其他企业,可说潜在损失相当惨重,但对其他企业来说,可就是捡宝的大好时机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
sunbet管理网手机入口|体验科技|探险之家|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