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世界科技 >NiemanLab2018年终演讲:影音骗局与资讯黑洞 >

NiemanLab2018年终演讲:影音骗局与资讯黑洞

时间: 2020-06-08 浏览量:255

NiemanLab2018年终演讲:影音骗局与资讯黑洞

身为新闻人,一定多少听过或看过 Nieman Lab的文章。Nieman Lab 2008年成立,是哈佛大学的 Nieman Foundation 为了探索未来新闻界出路而成立的网站。

2018年12月13日,Nieman Lab 总监 Joshua Benton在NYU Studio 20的毕业发表会上,发表了「The Year In Innovation 2018」的40分钟专题演讲。

我作为毕业生之一,听得津津有味。因此,我用自己的语言把乔叔的分享重新诠释了一下,分成以下几个章节跟大家分享。文中虽有我主观诠释,但我都尽量把乔叔提到的原始素材找出,附上原始连结供大家参考。

前情提要:2018的美国新闻业

Facebook,你已经不在我心里了

「转型影音」吸引年轻观众,是一场骗局?

传统媒体没落后,带来的资讯黑洞才可怕

什幺不夯了?

希望,永远在路上

原始素材:活动的现场录影可点选这里。前半段是学生的毕业成果分享,乔叔的分享约40分钟,自1:10:14起至1:52:50。

— 正文开始 —

1.前情提要: 2018 的美国新闻业

这一年美国新闻业过的并不好,越到年底炸弹消息越多。

继去年底 Mashable 以 5000 万美元出售,针对年轻世代的新闻网站 Mic 也宣布裁员 60~70%,以 500 万美元出售,相较于上一轮的估值蒸发了95%。Buzzfeed 创办人 Jonah Paretti 提出媒体购併说,想要透过联盟跟 Facebook 等科技巨头谈到更好的筹码。

不只新媒体,老将也一样。

Oath的母公司 ─ ─美国电信巨头Verizon,宣告将调降Oath在资产负债表的商誉价值46亿美元,理由是「媒体并没有原先想像中的那幺好赚」,然后谣传要进行新一波裁员。而 Thomson Reuters 则宣布,要在 2 年内裁员 3200 人。

2. Facebook,你已经不在我心里了

这一波媒体的兴衰,很容易跟 Facebook 调整演算法有所联想。

新闻,已经不在 Facebook 心里了:如今的 Newsfeed上,只有4%的内容跟新闻有关。无数媒体从 Facebook 来的流量是自由落体般的下坠。

Facebook 也不再是年轻人仰赖的新闻资讯管道:美国年轻人使用Facebook获取新闻的比例在这一年内下降了20个百分点。搜寻引擎成为媒体流量主力,SEO东山再起。

许多媒体开始宣布退出 Facebook:巴西最大的报纸 Folha de S. Paulo 已经不在Facebook 上更新,最后更新日期定格 2018/2/8;Playboy 也停止 Facebook 的更新,转向到 Instagram。

3.「转型影音」吸引年轻观众,是一场骗局?

曾经,新闻人仍有冀望:多发些影音、多开些直播,能否从 Facebook 中捞到多点流量?转型影音成了新闻界的新口号。毕竟 Mark Zuckerberg 公开宣示Facebook Video First 的策略。

但这冀望终究是水中月、镜中花。因为 Mark Zuckerberg 没有告诉我们实话:多少人真正在使用 Facebook Video。

NiemanLab2018年终演讲:影音骗局与资讯黑洞

从一份法律起诉文件可看出, Facebook 的工程师刻意夸大用户平均看 video的时间,不管是媒体自产 video,或者广告 video,都被夸大。根据The Verge的报导,观看次数平均被灌水了60~80%,但有的甚至会大到 900%。

影音观看数字造假。但一直以来我们以为大家爱看新闻影音,是否也是假的?

来看美国的数字吧。

NiemanLab2018年终演讲:影音骗局与资讯黑洞
在 18~49 岁的群体里,偏好「读」新闻的,比「看」新闻的还多。在50岁以上的群体,影音才明显出现优势。

乔叔特别提到:

People like Video. People Like News. Doesn’t equal to “People likes news video.”

希望透过影音去囊括更多年轻观众的新闻人,终究是把希望错付了。

4.传统媒体没落,带来的资讯黑洞才可怕

世代间有代沟不可怕。更可怕的是比邻而居,却活在平行时空,无交集可能。随着纸本新闻、电视新闻的没落,只怕这个问题会带来更可怕的后果。

让我们先看一份数据。

NiemanLab2018年终演讲:影音骗局与资讯黑洞

广播、新闻网站的使用比例在各世代间并无太显着差异,但在电视、社群媒体、纸本新闻上就有很明显的世代落差:30 岁以下年轻人主要透过社群媒体、新闻网站得到新闻,65岁以上老人主要透过电视和纸本获取新闻。社群媒体在短期内看来会活得很好,但纸本和电视可就不同了。

当纸本与电视结束后,会发生什幺事?纸本的读者,真的转到线上了吗?

英国媒体The Independent是个好案例。这间1986年成立的媒体,在2016年3月结束纸本,当时有8万个订户。他们后来全部转为线上,网站如今每月有6000万不重複造访人次。

看起来一切美好,但如果从阅读时间来看,就不是这回事了。

NiemanLab2018年终演讲:影音骗局与资讯黑洞

虽然纸本订阅与网站的阅读人数差很多,但使用频率却相反:纸本用户常常看,所以阅读时间远超过网站的阅读时间。

原先的如意算盘,是希望纸本的用户能转移到数位。然而,期望落空。

在2016年4月以后,纸本的阅读时间,仅有少部分转移到了线上的阅读时间。而剩下的人去哪了呢?

他们消失了。

如果我们结合前面两份资料,可以大胆怀疑,纸本关门后,将让年长者的新闻来源出现空窗。他们很少会转移到新闻网站,而他们对世界的了解,又将被什幺填补呢?

再看另一份数据。

年轻人和年长者,谁比较能辨别假新闻?Pew Research Center做了份调查,以50岁为界线分为两组,了解哪一组人马比较能分辨哪些是「客观事实的新闻资讯」或「主观诠释的新闻资讯」。

结果是,年轻组更能分辨两者的区别。

NiemanLab2018年终演讲:影音骗局与资讯黑洞

综合以上三份素材,当年长者倚赖的资讯来源纸本、电视都一一关门后,资讯的真空又将被哪些讯息填补?而他们,会不会更容易成为假新闻的受害者?

5.什幺不夯了?

先说在前,我认为科技圈、新创圈跟时尚圈有些地方很像。

上季流行的共享单车,这季忽然人人喊打;20年前流行的高腰裤,现在又很夯。因为人就是善变。

Anyway,在乎跟流行的可参考以下乔叔所言;只爱穿万年不败经典的,就相信你的所爱+直觉吧。

不夯了的东西:聊天机器人、AR/VR、Branded Content、Blockchain。

原因是什幺?可惜时间不够,乔叔没能多说。

6. 希望,永远在路上

2018 年媒体广告变现溃败、裁员、脸书翻脸、假新闻肆虐…,正如纽约12月的冷空气盘旋不去。

但希望总在路上。新的模式,依然持续的在修补眼前的漏洞。

Newsguard,一间标注内容网站资讯可信度的公司,希望让人们意识到他们吃下去的,究竟是「真资讯」还是「假资讯」。他们在推动的,是资讯的CAS标章。

Spaceship Media,一间专门把不同阵营的人邀请来一起对话的公司,佐以数据支持,让讨论更有具体进展,也增进不同同温层间的了解。

The Correspondent,一间倡导以会员制的荷兰媒体,在 NYU Studio 20 Director Jay Rosen (就是我们 program 的老师)上热门的政治脱口秀 The Daily Show 畅谈 The Correspondent 的理想后,成功募得262万美金,开启把会员制拓展到英语系国家的计划。

有希望,就不会绝望。让我们喘口气,再战一局2019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
sunbet管理网手机入口|体验科技|探险之家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管理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多玩网